婦產科-婦產科女醫師,婦產科診所
    婦產科介紹   婦產科女醫師   貼心提醒   婦產科常識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暗訪寧波星級酒店 婚宴菜是這么端上來的 看完還敢吃?

文章来源:http://n.cztv.com/news/12720713.html

31歲的杜先生幾乎每個周末都在寧波各大飯店奔波,從事傳菜之類的飯店兼職,補貼家用,雖然每小時只有14元的報酬,但幾乎為零的入職門檻,還是具有相當的吸引力。高校學生,無固定職業者,因此就成了飯店兼職的主力軍,而飯店為減少用工成本,也開始大量采用小時工、鐘點工這樣的用工方式,特別是臨近年底,各大網絡、論壇里到處都充斥著飯店兼職的招聘廣告。日前,記者以兼職服務員的身份,深入寧波的賓館飯店,發現無論是普通飯店,還是上檔次的星級酒店,以及承辦婚宴為主的宴會型酒店,都在大量使用鐘點工。今天活多,飯店找來數十上百人,日結工資;明天訂餐的少了,一個兼職的都用不上了。靈活便利的用工模式背后,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幾乎所有的鐘點工都沒有健康證。無論是提供那些鐘點工的中介公司,還是飯店餐飲部的相關負責人,對兼職人員的健康證也都只字不提。餐飲服務員絕大多數都是臨時的下午2點不到,甬江大道601號,華盛外灘22號酒店廚房外的一塊空地上,陸陸續續聚攏30多人,大多是20多歲的年輕男子。經打聽,他們同記者一樣,都是收到QQ群里的招聘信息后,前來做兼職的。幾天前,記者收到兼職信息,華盛外灘22號酒店,招聘兼職服務員120名。上班時間,下午2點到晚上9點30分。工資日結,每小時14元。根據兼職信息留下的聯系電話和微信號碼,記者最后同網名叫“鈴鐺”的男子取得了聯系。他告訴記者,工作很簡單,跑跑堂,傳傳菜,待遇是一頓豐盛晚餐,下班后用微信,支付寶現結工資。“鈴鐺”要求記者那天按時趕到,并穿著黑色褲子、鞋子,除此之外再無別的要求,也沒提起健康證之事。記者隨后查詢了解到,華盛外灘22號酒店是以承包婚宴、婚慶、會議等服務為主的大型酒店,在消費者中有著不錯的口碑。2點剛過,店長曾某出現了。“大家先到那邊換衣服,換完后到這里集合!”隨著曾某一聲令下,人群涌向離廚房不遠的一個樓梯間,每人揀起一套扔在地上的白襯衣、黑色馬甲和黑色圍裙。所有人員換好服裝后,又回到原地,排成一列長長的隊伍。“王輝的人站這里,鈴鐺和豆瓣醬的跟上。”店長一邊喊,一邊重新調整隊伍。記者事后得知,王輝和豆瓣醬都是中介,專門通過網絡為該酒店招聘兼職人員,從中收取提成,而鈴鐺則是該酒店的一名領班。“以前做過酒店的舉手。”店長剛說完,就有七八個人舉手回應。“你咋不舉?”店長指著隊伍中的一名年輕男子,笑著說。“我想傳菜,幫你打理外邊吧。”那名男子嘻嘻哈哈地說,看上去兩人已非常熟悉。后來記者得知,該男子姓王,經常來這家酒店做兼職,已經和管理人員混很相當熟悉了。“好,舉手的向前一步。”店長說完后,在另外四名領班的協助下,將之前長長的一列分成了四隊。“給大家先介紹下,今天做的酒店名字叫華盛外灘22號,不要做完了別人問起來連名字都不知道。我姓曾,曾國藩的曾,是這里的店長。旁邊這四位是領班,一會兒每人帶一隊,有什麼事情,大家可以找各自的領班。現在強調一下紀律……”店長說完后,四隊人員被分成兩大組,分別戴紅綠兩色有編號的胸牌,服務兩個包廂。然后倆人一小組,負責兩桌的傳菜上菜工作。以前做過的、有經驗的人員,被安排到宴席旁為客人服務;而沒有經驗的,則負責傳菜、打雜。記者被分在其中一組做傳菜工作。據悉,當晚該酒店有兩場婚宴,婚宴服務人員幾乎都是臨時招來的鐘點工。口吹蟲子赤手抓菜分組完畢,已將近下午4點。按程序,所有人員在領班和店長的監督下,各就各位,熟悉場地和各自該干的工作。此時,店長發現服務人員還缺幾個人,便從4名領班中選定李某代他全盤統籌指揮,其余3名領班也被要求去傳菜。臨近5點,領班李某傳話上冷菜。隨即,紅綠兩隊人員按照編號次序,依次到1號冷菜廚房窗口等待,由李某輔助廚師在廚房內一一給大家分發到托盤上。“怎么有蟲子?”李某質問廚師。原來,分菜時,李某發現碟子里有只蟲。“怎么會呢?”廚師回應。“噗……”李某說完后大吹一口。可能用力過猛,唾沫星子也濺到了記者臉上。“被我吹掉了,端走。”2號冷菜廚房為冷庫,專門保藏海鮮,空間較小。十幾名傳菜人員將廚房擠得水泄不通,地板上化凍后的冰水,和著鞋子上的泥,稍不留神就會滑倒。“快出去!我沒法干活了!”廚師大聲喊著,一邊急急忙忙地用手按著碟子里的熗蟹,將化凍后盤子里多余的汁液瀝出來。每瀝一盤,由領班轉手放在服務員的托盤上。人擠人,碟碰碟,加上濕滑的地板,每個人踉踉蹌蹌走出廚房時,碟子里的熗蟹早已散亂了,只好用手一一揀拾起來,在碟子里重新擺好,恢復之前的造型。就這樣,十盤冷菜很快擺上宴席。此時,已到晚飯時分,客人的婚禮儀式已然開始。30多名服務員利用這間隙,擠在地下室的1號冷菜廚房外,吃酒店提供的免費晚餐。約莫半小時左右,婚禮儀式結束,賓客開始用餐,一場更為忙碌的傳菜大戲開始了。后廚都是赤手裝盤和著婚禮現場的熱鬧,廚房里則是另一番熱鬧情景。“紅隊的人按次序排隊,跟我來,綠隊后面跟上!”吃完晚飯,領班李某開始集合,依次進入主廚房。四五名廚師正忙得熱火朝天,有的從烤箱里拿出烘烤后的魚、蝦、蟹,有的裝盤點綴……一個個都徒手抓著,快速地裝盤、分類擺放。包括記者在內的所有人員進入廚房后,見廚師顧不過來,開始自己往盤子里端碟子。“等下,還沒澆汁呢……還沒撒香菜呢……還沒……你們都出去!5分鐘后再進來!”廚師長大聲地喊叫著。傳菜員紛紛退出,將盤子扔在垃圾桶上,圍在門口閑聊。這期間,記者了解到,幾乎所有兼職人員都沒健康證,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為什麼要做健康證。“我就偶爾做次飯店兼職,要那證干啥?”期間,記者認識了來自山西的郝先生,今年31歲的他和妻子一起來寧波6年,不久前辭職了,先后做過很多兼職。在他看來,飯店兼職雖然工資不高,但入職門檻低,幾乎沒啥要求,所以還挺喜歡的。做推銷工作的杜先生對飯店兼職也樂此不疲,還摸出了不少門道。“有空了就過來做一次,補貼家用,特別是周末,飯店要的人更多,他更停不下來。在他看來,做婚宴要比酒店輕松些,就是傳傳菜,沒多少其它雜事。在酒店里做,根本停不下來,這樣跑一天兩條腿特別酸。”幾分鐘后,領班再次喊傳菜員跟他去廚房,又一次被廚師長趕到門外,“菜還沒好,你們都擠進來我咋干活?快出去!等叫了再來。”如此反復3次后,宴席上需要的熱菜總算備齊了。紅綠兩隊人員快速從廚房里端走各自負責的碟碟盤盤。來來往往的人摩肩擦踵,盤子里的碟子相互撞擊著。灑在地板上湯汁,時不時會讓人滑個趔趄,有人不小心把碟子里的雞鴨蝦塊顛到盤子里,就得及時撿起放好,在進入宴會廳前重新擺放整齊,體面地上桌。接近晚上9點,參加婚禮的所有客人散去,只剩下滿桌狼藉。按照約定時間,9點30分下班。在領班的監督下,大家半個小時內收拾好杯盤碗筷,拿到98元的兼職報酬,一一散去。星級酒店對鐘點工的健康證也不聞不問除了像這樣臨時需要大量服務員的婚宴型酒店,記者隨后又對其它星級酒店進行了調查走訪。位于鄞州四明中路上的天港禧悅酒店,對外宣稱是四星級精品酒店。在網絡招聘平臺,記者也發現了他們需要兼職服務員的招聘信息。經聯系,除了要求攜帶身份證或復印件,穿黑色鞋子在指定時間到場外,就再無其它任何要求,包括衛生健康方面的相關證件。酒店生意火爆,從喜宴、喬遷宴到會議用餐,整個三樓六個大型宴會廳客滿為患。當日負責服務人員統籌的汪姓副總經理,顯然對兼職的到來習以為常。他先把中介當天招來的10多個服務員叫到一個小廳里。面對一圈高矮胖瘦,資質層次不齊,有的甚至完全沒有經驗的兼職服務員,他顯然有些不滿,但很快克服情緒,給每個人分派任務,看上去有條不紊。記者沒有經驗,被分配跟一個顯然在此做過多次兼職的人去一個宴會廳幫忙,連同酒店原先一位徐姓服務員,一共三個人負責一個廳五桌的上菜等任務。從記者換裝到上崗,都沒有接受過任何形式的衛生檢查或任何形式的培訓,身份證復印件提交給中介的作用,似乎也僅僅是為了最后更方便地結算工資。直到端盤子上菜,連基本的凈手要求都沒有。當記者詢問上菜有什麼禮儀或注意事項時,徐姓服務員詫異地看過來,“那么簡單,看看就知道了。”在等待客人到來的時候,記者才得知,那位徐姓服務員其實也不是酒店的正式職工,她是寧波一職業學校酒店管理專業的學生,今年才18歲。學校跟酒店合作,給學生提供實習機會。在該四星級酒店,至有十幾名徐的同學,不過因為餐廳工作太辛苦,工資又低,有的已經走人不干了。據了解,徐同學在此做了6個月,屬于同期中堅持時間最長的,也比較被看重。她每個月的工資加提成能拿2500元左右。每月雖有6天假期,但因為酒店忙,基本上不允許休假,她已經攢了一堆假期,卻休不掉。最近的雙休日及長假,她幾乎每天都會和不同的兼職人員一起工作,習以為常了。“上菜又不需要什麼技術。”當記者把話題帶到健康證這個問題上的時候,徐同學顯然也沒把此事放在心上,“這里不需要掛健康證,也沒有掛健康證的墻。”飯店鐘點工越來越多健康證只字不提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在員工難招,人力成本增加的大背景下,飯店賓館使用小時工、鐘點工之類的兼職服務員越來越多。有人預測,今后的賓館飯店,除了部分關鍵崗位,一線服務員也許全都將采取這種用工模式。從事多年酒店管理的宓經理告訴記者,目前兼職服務員越來越受歡迎,占比也越來越大,主要原因是這種用工模式節約了人力成本,也減少了招聘,培訓方面的繁瑣。他舉例說,飯店一個普通員工,工資加各種保險,每年支出最少6萬元以上,而兼職服務員目前市場最高小時工資也就14元,飯店支付給中介的最高價不會超過18元。如此算來,6萬元的工資即可購買超過3300多個小時的兼職服務,再折算成每天6小時的服務時間,就有550多天,相當于使用了兩個員工。另外,很多賓館飯店的經營都有淡季旺季之分,淡季時客人少,不需要那么多員工,旺季客人多,一下子需要很多服務員,只能通過兼職人員來解決。飯店有需求,市場就有供給。記者發現,所有的網絡招聘平臺,都有大量的兼職服務員招聘的廣告,很多飯店,包括市區的海逸大酒店,逸東豪生、希爾頓花園酒店,華僑豪生、和豐花園酒店等等,三天兩頭都在這些平臺上發布兼職信息。不過據記者了解,招聘這些鐘點工的,并非酒店直接出面,而是通過中介來操作的。中介在接到酒店的需求通知后,會提前幾天向外發布信息,從中收取費用。酒店兼職工資普遍不高,一般每小時12-14元不等,所以前來兼職者多以在校大學生為主,另外一個群體就是那些沒有固定職業的打工一族。便捷用工的背后,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就是那些飯店鐘點工,幾乎全都沒有沒有健康證。無論是召集兼職服務員的中介,還是使用兼職服務員的賓館飯店,他們對兼職人員的健康證也從不過問。昨天,記者又同QQ名叫“承接各種日結招人單子”的人取得聯系,問他酒店兼職有何要求。他直言不諱,沒要求,只要想做就行。記者說沒辦過健康證,對方稱,他那里不用那個證,做一天就結一天工資。隨后,記者又咨詢了一家在網上發布兼職服務員信息的中介,除了個別做西餐的兼職服務員對健康證有要求外,其它飯店均無此要求。餐飲業相關管理規定酒店服務人員根據崗位不同,需要辦理兩種證件。健康證不僅是酒店餐飲從業人員的必要證件,也是所有從事食品生產經營從業人員的必備證件。據介紹,我市2015年5月1日起,已統一啟用新版公共場所從業人員健康證明,按工作性質不同,分食品生產經營從業人員健康證和公共場所從業人員健康證兩種,此舉正是為了防止結核、乙肝、痢疾等傳染性疾病,通過直接接觸或食品傳播。可如今,越來越多的賓館酒店,在使用越來越多的鐘點工,小時工的時候,卻忽略了健康證這個問題,留下的食品安全健康隱患不容忽視......(原標題記者暗訪寧波數個星級酒店!傳菜員這樣端上來的婚宴飯菜,看完你還敢吃嗎?)

關鍵字標籤:婚錄